青空许清风

咕嘟咕嘟

凛泉 有期分离

有期分离

(含ooc可能,个人理解有,中心不明确)

人类总是让自己陷入忧郁,明明是在胡思乱想却觉得自己的思路清晰的要命。濑名泉是这么想的。

手上的工夫没有停下,唇膜把他沉默的嘴粘的更牢。

工作在下午五点时准时的停止,濑名泉真正意味的一天才刚开始。他去家附近的商场买好了西红柿、生菜和鸡胸肉,径直走过了陈列着五彩班斓的碳酸饮料的货柜。

濑名泉回到了他的屋子,他的猫咪踱步来蹭了蹭他的腿,用它的眼瞳注视着它的主人。他叹了叹气,在橱柜里翻出一盒罐头打开了。

没有人知道,世界上最怕麻烦的模特濑名泉为什么要养一只这么麻烦的猫。

濑名泉的粉丝总是不满。因为这只猫。濑名泉太过宠爱这只猫了,Twitter 上的照片十张有八张与它有关。

濑名泉叫这只猫叫panda,综艺节目的主持人为我们问了这个问题,为什么这只猫叫panda?

濑名泉说,它的毛黑白相间,还很爱睡觉,不就像一只熊吗?再加上它是一只猫,中国语就是,熊猫。

幼稚的不像濑名泉。朔间凛月在手机前笑出声。

两年前,濑名泉的Twitter十张照片里有八张与朔间凛月有关。离别将朔间凛月留在了日本,飞机带来了panda, 时间将他们俩之间的感情用尘灰掩盖。

濑名泉的离去没有通知,只是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走进机场。朔间凛月在醒来时发现窗帘没有拉开,打开手机,电话一遍一遍播放着女声的对方关机提醒。

朔间凛月通过鸣上岚要到了濑名泉在伦敦的地址,每一周给他寄一朵蓝玫瑰。 濑名泉领情,每一周给朔间凛月寄一朵红玫瑰。

濑名泉的手机随机播放着椎名林檎的歌曲,专门盛放蓝玫瑰的玻璃瓶中还存放着上个星期的蓝玫瑰。

濑名泉把这朵边缘泛褐的玫瑰扔进他的花园中,把新的这朵插了进去。

一碗鸡肉沙拉下肚,热水器滴滴着提醒主人可以沐浴。

濑名泉不想放空自己,那样的话愁绪会将他勒到窒息。手机屏幕是一个很好的转移注意力的方法。

消息总是占据了他的锁屏壁纸,他总是看不见壁纸上的朔间凛月。

一些毫无意义的信息塞满了他的邮箱,他一个个看发信人却始终找不到那个名字。

明明是自己不辞而别。

羽风薰评价濑名泉的脸皮是如同伊丽莎白女王裙子的蕾丝一般薄, 让濑名泉先去给对方发信息是不可能的。

寂寞?活该。

濑名泉相信也害怕,他相信朔同凛月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离去,但他更害怕,害怕朔间凛月不知道他为什么抛下他离开。

他需要时间去消化爱,他对朔间凛月的爱与朔间凛月对他的爱。爱情带来的欢愉总是容易冲昏人类的头脑,濑名泉害怕,他也不知道害怕什么,但是当他看着朔间凛月红色的眼瞳时,他总觉得自己要溺死在那爱意里。所以他选择了离开,他在心里和自己说,这是暂时的,可他一直没有好好的恢复过来,

他的全身都泡在自己厌恶的红酒中,期待着朔间凛月把他打捞起来。

口是心非如濑名泉,他偏要认为朔间凛月不会来,他的心被爱往外扯着,他却为了蒙骗自己把心往里扯,企图用身体当作心的枷锁。

越想越糟糕。

     

浴室的雾气让柔化了白炽灯的光,濑名泉些恍惚,他有预感,他一直等待着的东西,要来了。

朔间凛月向花店订购的两年份蓝玫瑰契约已经在下午接到了停止电话,朔间凛月眨了眨眼,发现时间流的刚刚好,足够两滴水融合在一起。

银屏里的通讯录,还藏着那个两年未拨通的电话号码。

伦敦时间22:00。这通电话从世界的另一端打来。

两年的光阴足够融化他们之间所有的隔膜,让他们接纳彼此,将自我打磨成最吻合对方的模样。

panda打撒了濑名泉的一瓶卸妆水, 洗去了红线上的尘灰。朔间凛月说,他等不及了。

小濑。我要坐上月亮去伦敦找你。

今晚的月亮是弯的,花是鲜活的,恋人是在思念着自己的。一切都像两年前那样美好。濑名泉没有失去什么。

     


THE LOVERS OF CHAMPS ELYSEES

【凛泉/Leo司Leo】※性转※hp设※ooc

kn全员除司性转

文笔烂没逗号慎点

没逗号 没逗号 没逗号

Ready?go!

-------------

在9¾站台,朔间凛月不出所料地遇到了她的可爱闺蜜们。打着哈欠上去打招呼顺便给了她们每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鸣上岚当然是大大方方的抱紧了凛月并且还亲吻了她的脸颊,友情的粉色泡泡不断溢出让人看了就会觉得这两位可爱的女生关系真好。

Leo不仅仅是热情的拥抱她甚至想要把凛月抱着甩上几圈要不是濑名泉拦着她可能真的就甩了起来。

濑名泉嘛……拥抱的有点拘谨但还是好好的抱了几下不到五秒就试图推开了朔间凛月又怎么肯这样就范呢当然是坚决不撒手扯着泉的衣服哼哼哼的撒娇

而濑名泉……极其平淡的说了一句“啧小熊你超烦人啊”然后顺手在凛月脸上揉了一把心中暗爽着这朔间凛月的脸真软吼。

这时,她们可爱的团宠朱樱司来了。

朱樱司是比她们都要小两届的学弟,之前因为被某人整蛊穿上了女装一不小心撞见了她们的会议现场而成为了她们可爱的末子。

所谓会议,是这几位异想天开的女生所创办的一个叫『knights』的团队,这个团队的主要工作是唱歌跳舞,是她们的魔药学教授佐贺美阵因为看她们面容姣好才华横溢觉得如此珍宝不能浪费所以特地向校方申请组建队伍以后在霍格沃茨叱咤风云得到了校方的鼎力相助从此成为校内明星据说魔法部已经看上她们了等她们一毕业就让她们成为魔法界的超级巨星。

好的回到原话朱樱司撞到了这个会议现场立马就被拽了进去几位女生捧着脸如同鉴宝一般把他从上到下看了个遍看得他毛骨悚然。

在空气凝固到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月永Leo一声大叫说“我喜欢这家伙加入我们knights吧!!”其它三位随之附议表示赞同鸣上岚眼里的爱心都快要跳了出来。

“好久没找到那么可爱的女生了这次真是太幸运了”鸣上岚双手合并放在脸侧一脸幸福得说着。朱樱司愣了半会才想起这是他们学校大名鼎鼎的knights啊!!传说中密室一般的活动室就被他这么误打误撞的找到了?!

朱樱司灵敏的鼻子随机发现不对他看了看身上的公主裙果断脱下并说出了这样一句他以为会让她们震惊的话。

“对不起,我是男的。”

很可惜朱樱司还是太嫩了根本不知道面前这几位女生是有多么的过激背德。

“哎……也没有规定男生不行吧,国王大人?”

“啊超~烦人,不管是男是女长的好看会唱歌跳舞就行了吧?”

“嗯嗯,就算是男孩子也很可爱哦!人家最喜欢努力的男孩子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既然这样,你就可以加入我们了,话说,你叫什么名字?”

朱樱司对这几位不知道自己名字还想要让自己加入乐队的美丽少女感到无语抽了抽嘴角他朱樱司可是有原则的人才不会那么随便就答应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呢,随即坚毅的开口。

“是的我十分希望能加入你们我是你们的忠实粉丝十分荣幸鄙人朱樱司请多指教!”并且伴随着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于是这事就这么成了,朱樱司做为队里唯一的男性且凭借着良好的家教对女性的尊重和流利的歌喉且并流畅的舞蹈动作获得了一致的喝彩成为了团宠。

回到车站

朱樱司的出现让女生们又找到了新的拥抱对象咳咳不包括濑名泉她十分的矜持把热情融在了她蓝色的眸中看着身边的姐妹接二连三上去拥抱可爱的末子并且十分敏锐的发现了在国王大人拥抱司时司瞬间染上红色的耳尖。并且不合时宜的发出轻笑好巧不巧被朔间凛月看到了。

于是这只熊半眯着眼游走到了泉的身边双手直接攀上了这位濑名小姐的腰肢略带调戏之意地说

“小~濑在笑什么呢?啊啊我知道了,国王大人和小~朱很甜蜜吧?真好啊,小濑也和我一起拥抱亲亲吧?”

于是果然,濑名小姐的额头出现了井字符号并且给了朔间凛月一个暴栗。

“你这头熊都在想什么啊?超~烦人!”

“想小濑啊~”

说着朔间凛月在濑名泉脸颊上留下了一个浅吻。

啊反正濑名泉早就习惯了招呼了她们一声就视若无人般走进那堵墙准备着上车。

上车之后司立马买了一大堆零食一边自己吃一边说请前辈们不要客气随意吃吧一边开始投喂身边的月永Leo

随即几位女孩子都是心中炸开了花恋爱神经拿来弹吉他眼睛里的高光哗啦啦。

简单来说想恋爱。

然后濑名泉感到有一个不知名物体攀上了她放在大腿上的手侧目一看果然是那只熊爪。她也不恼慢慢掏出魔杖施了一个小小的电击令把那只熊爪弹开。

凛月揉着自己的爪子嘟了嘟嘴低声喃喃说小濑好凶哦~然后打着哈欠说小濑我困了你膝枕借我一下一边大大咧咧的躺了上去并且在人腰间蹭了蹭。

啧这只小熊又揩油水。

濑名泉没好气的说“超烦人啊你干脆就别起来了让列车带你回伦敦。”

“小濑好无情!”

终于回到了霍格沃茨,晚宴期间相安无事倒是朱樱司和月永Leo同时出没的时候引来了众多的口哨声然后朔间凛月挽着濑名泉的手从大门口进去礼堂时果不其然传来了朔间零oioi的哭声。

然后朔间凛月果不其然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们都是格兰芬多五年级的学生,司在三年级,熟练的找好位置坐好。司看着桌宴上的美食满眼发光手都不受自己控制了。濑名泉瞪了他一眼并且用眼神指意了司的小腹然后朱樱司在这样犀利的目光下默默收回了手眼里的泪珠都要掉下来了。

“啊啦呀哒,小司司快要哭了哦?泉你也真是的,才刚刚回来学校就那么严格,来小司司,这个布丁给你吃♪ ”鸣上岚说着把自己面前的芒果布丁推了过去给朱樱司。

“啊真的是超~麻烦啊,偶像不保持自己的身材怎么行?算了我不管你们了!啧就算我不管国王你也别一直不停的往末子嘴里塞东西啊喂!”

“小濑,啊~”

“哈?”

正在濑名泉还在诧异的时候,嘴里已经被塞了一颗巧克力,含了含可以感觉到是高音符号形状的。

等等,

巧克力?!

濑名泉手往桌子上一拍怒目瞪了那个让她吃下这么高热量的食物的罪魁祸首一眼。

哦豁那头熊居然还笑的那么开心?

濑名泉扯着朔间凛月的脸往嘴里塞了好多东西,饼干布丁巧克力什么塞得满满的。

“哼,竟然敢让我吃这种这么高热量的东西,你这头熊真的超烦人啊!”

朔间凛月咀嚼着嘴里的东西含糊不清地发出声。

“可是那是我亲手做的,给小濑尝尝嘛~”

听她怎么一说濑名泉倒是更加诧异了。

“喂我说,你做的东西里面没放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嗯……有哦,的确放了特别的东西♪ ”

“放了什么?!”濑名泉彻底慌了。

“放了我对小濑的爱♪ ”

回到宿舍,濑名泉看着自己手中那盒精致的出自心爱之人之手的巧克力叹了口气。

自己是不可能再吃这种高热量的甜食,心理上的不接受。

于是她把这盒充满爱意的巧克力锁在了自己最私密的一个柜子里。

濑名泉在床上,捧着一本书。书里浪漫的爱情故事却无法吸引这位陷入恋爱的沼泽中的美丽少女。

哦好吧,美丽的少女也在想着另一位美丽的少女

而那一位美丽的少女在这时,打开了房门。

她的声音是美妙诱惑的音乐,舌轻轻拨弄唇与齿,发出无法让人拒绝的邀约。

“小濑,可以和我出去走走吗?”

“不去。”

在森林的高空,有两个人影掠过,黑色的长袍与被月光所融白的夜空格格不入。

“你哪来的扫把?”

“不告诉小濑♪”

“要是被人发现了我绝对饶不了你!”

“没事的哦~我带着隐身衣,不会被人察觉的”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穿啊!”

“因为小濑没说啊”

濑名泉又给这只气死人不偿命的小熊翻了个大白眼。

不得不说……她们现在的情形挺微妙的。

夜风吹起她们黑袍下的裙角,怕凉的朔间凛月撒娇着让濑名泉紧紧抱着她,后背与胸的接触不是很好受却令人耳红心跳。濑名泉将脸埋在朔间凛月柔软的黑发里,因为不想让喜欢的人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可她忘了,她在她的身前,天又那么昏暗,又怎么看得见。

可是朔间凛月的脸也是红红的,即使是凉凉的夜风也刮不走。

扫帚飞到了一个山坡上,朔间凛月给自己和濑名泉披上了隐形衣,隐形衣很大且只有一件,所以她俩现在只看得见对方。

朔间凛月拿出魔杖,施了一个咒语,灿烂烟花徐徐升起,却没有一丝声响。

烟花眩彩夺目,以蓝色居多,每一朵绽放后都形成一个个精美的图案,三秒后又变成了一行行倾斜行走的流星陨落。

烟花放完了,朔间凛月不知道这场自己精心策划的烟火盛宴能否让她所喜欢的人感动,哪怕一瞬。

也许小濑,还在心里责备我吧。在夜晚离开学院可不是小事,更何况还是出来看烟花。啊……虽然这烟花别人是看不到的。

“小濑?我们走吧”

朔间凛月等待着身旁人的斥责。

一秒,两秒,三秒……

没有回应。

凛月诧异的回头,却只看到了一个用手掩着嘴流泪的濑名泉。

没有想象中的咬牙切齿,也没有想象中的冷若冰霜。朔间凛月像是抽到了福灵剂一般的幸运。

全霍格沃茨最高冷的女生,却因为她朔间凛月的一次无厘头的烟花被感动到流泪。

濑名泉的眼泪毫无防备的滴到了她的内心。

濑名泉支支吾吾的发出了一句嗯,任由朔间凛月笨拙的带着她坐上扫帚,飞回了学院。

清晨时分,朔间凛月听到了一声呢喃

“真是笨蛋小熊”

确认过泉的睡颜后,凛月才发现

啊啊,那是小濑的梦话哦?

明明小濑才是笨蛋 居然被感动哭了呢。

“喂喂,凛月,你要这个来干嘛啊?要锻出新的剑吗!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很期待嘛凛月!加油啊!”

月永Leo拿着她从寝室左下角的箱子里的一年级的校服里第三十七个格子里装着的格格拉蒂草走向在会议室里鼓捣了半天满脸各种颜色不明液体的朔间凛月。

“你见过谁用草药做剑的吗,我这是给小濑的表白礼物。”

“啊这样啊…哎——!!不是做剑?!亏我还找了那么久凛月你怎么赔我!!我要在你脸上画音符!!!”

等等

月永Leo眉头一皱发现事情真正不对的地方。

“什么???!凛月你还没和濑名表白????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鸣上岚推开门走了进来呼呼笑着说

“啊啦王樣真是的太不敏感了吧小凛月和小泉虽然说一直以来关系都很好好到让人有这就是一对情侣的感觉但是因为两个人都磨磨蹭蹭的所以导致现——在——都没有告白哦。”

“印象里…甚至还没接吻过吧?”

“哎————————!!!!”

在门外偷听许久的朱樱司小朋友忍不住撞开门发出了他毕生疑惑。

“怎么会呢?!?!鄙人就是认为这个队伍里已经有情侣了所以自己可以心安理得的跟leader表白了所以才鼓起勇气的——”

朱樱司看到了旁边歪着头看着他的月永Leo

没有说完话就逃走了。

顺便还带上了门。

真是、有家教啊小公子

朔间凛月捣药的手顿了顿,又捣了起来 不过力度好像比之前重了点,也许是碗的错觉吧。

接吻什么的…会有的很快的会有的很快的。

朔间凛月这样安慰自己道。

这么想想,朔间凛月真的挺惨一女的。喜欢濑名泉三年了最亲密的接触也就死乞白赖着和对方睡了一晚半夜还因为扭来扭去被暴栗了好几次 也就摸了摸腰摸了摸腿摸了摸手 除此之外还没碰到过哪些想碰但是三年了只能想的东西

对 只能想(。…

明明小朱都和王发展到快要一起回寝室的地步了为什么自己还在原地踏步啊

朔间凛月在内心嚎啕大哭起来

朔间凛月的手好巧,她揉下了月光的薄纱,接住了萤火虫飞舞时散落的闪粉,从心上的蜜桃酒柜盛出了一杯三年前开始酿制的清酒,从朔间零手里抢来的毋须悠花,从英智手里骗来的幻化石,和小鸣热心提供的装扮分一起,研磨出了满载她全部爱意的琼浆——因为濑名泉是不喝酒的,所以这只是【类似】桃汁的“果汁”。

时间快到了吧,快到了。朔间凛月听到了,黎明轻柔的阳光正踱步向她走来。

“小濑~”

“不喝!”

“这真的只是一杯普通的桃汁!!”

“谁会信你这头蠢熊阿!!”

“小濑~”

“不喝!”

这样的对话持续了整整三天可是朔间凛月还是没有骗到濑名泉让她乖乖喝下这杯魔药,阿不,桃汁。事实上,从烟花结束后濑名泉对朔间凛月就神经兮兮的,这深深地戳伤了柔弱少女朔间凛月的心。

一不做二不休,朔间凛月决定了,她要强灌濑名泉喝下这杯东西。但是怎么灌呢?在旁观察已久的蛇院海王(划掉羽风薰同学提出了他的宝贵意见

“把那东西含在嘴里然后和她接吻趁机吐出来就好啦~”

有道理!!!不愧是羽风薰同学!!!!

即能接吻又能灌药何乐而不为呢!!反正对方也早对我有意思就是别扭成性死不拉下脸表白而已根本不用在意她不答应怎么办的问题嘛!!!

(朔间凛月你这个想法是不对的 但是这是我写的 所以只能怪我 对不起 我错了 但是我写的是真话)

可是朔间凛月嘞,虽然平时牛逼哄哄的说自己是吸血鬼啦什么什么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可实际上是 并 没 有 这个勇气去主动吻濑名泉的。

好啦好啦老人家也是有羞耻心的。

朔间凛月为了锻炼胆量,频频尝试去玩鬼屋啊迷宫啊墓地啊之类的东西,甚至朔间零都表示最近经常看到他妹在墙角偷看他几秒后还捂着胸口大喘气像极了见鬼。

终于 一个星期的高强度胆大训练结束后,朔间凛月鼓起勇气约着濑名泉去霍格沃茨后面那颗树下约会 啊不是 额 探讨学习问题。

濑名泉居然还同意了。

探讨了半天发现朔间凛月其实啥都会,濑名泉承认了她就是存心想来找自己玩叹了口气看了看身边扎着三股辫的黑发少女。

真好看啊,也真值得自己喜欢了四年。

濑名泉,喜欢朔间凛月,喜欢了四年。一年后,发现对方也喜欢自己,但是两人拖着不表白死要面子活受罪终于高岭之花决定放下姿态在今天正儿八经给这位红玫瑰小姐表个白以后光明正大在一起牵手接吻拥抱回寝室。

啊不对,回寝室本来就光明正大…

濑名泉正想掏出求爱戒指,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干怕等一下表白的时候一开嗓嘎的一声超尴尬顺手拿起了一个水杯喝了起来

旁边的朔间凛月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这这这就是那杯桃汁啊啊啊啊!!!

自己死缠烂打那么久都没让她喝下去苦苦练习那么久还没开始实施就被她喝 下 去了?!?!这么轻而易举?!?

朔间凛月没有沉浸在失望中,很快的站起身拽起还在懵逼状态的濑名泉开始奔跑。

濑名泉随着朔间凛月奔跑,往后一看,是成千上万只斑斓的银蝶从自己身上飞了出来。

朔间凛月带着濑名泉跑到了悬崖边上,嘴里还呼呼的喘着气。

而银蝶,已经幻化成了一条婚纱,现在正穿在美丽的新娘子身上。

噢,新娘子手上还有一枚戒指。

“小濑,我——”

“小熊,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

新娘子打开了包装精致的首饰盒,取出里面的钻戒,套到了另一位新娘子的手指。

“小濑你看,那片云,像不像一只猫咪啊?”

“啊啊,那这一片,也很像一只睡熊哦,和某位冒失鬼一模一样。”

“啊,飘到一起了♪”

真是…笨蛋情侣——♪

『各位——晚上好!这里是,knights的夜晚!!

今天特别召开的演唱会,是为了庆祝,我们的小泉和小凛月,终于终于,在一起了!太好了呢♪

是!鄙人也十分高兴两位前辈终于能走到一起携手并肩同行,希望两位公主殿下能永远、幸福快乐!』

这篇文是去年暑假写的,一月份的时候放上过来前半篇,恰巧翻了翻消息通知发现有不少宝贝点了红心…于是决定找出来今晚爆肝写完了 因为真的是纯粹爽文了啦哈哈哈哈所以请各位不要计较那么多 开心就好~

六一带着美娃出去玩~
六一快乐宝贝妈妈永远爱你!!(。
我人生第一次用美图秀秀居然是搞这个……